首页 >> 悬疑灵异

重啟之命運三復誓騎安翰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10

  重启之命运 三-复誓骑安翰斯

  不过很遗憾的男主角一般都是打不死的小强,区区几下重击一般是死不了的,所以男主角还是要出来救场的

  “投影魔术-赤原猎犬”一旁突然飞来的赤se箭矢狠狠的贯穿了一个黑衣人的脑袋,然后在半空中划出一条弧线继续she向第二

  个黑衣人

  “怎么可能?!!”那黑衣人百忙之中把头一低,箭矢堪堪的擦过了他的头dǐng,正当他想松一口气时却发现喉头一痛,一支赤se的箭矢从后方突了出来“!!!!”好象想发出声音,但喉咙像封住了一样,箭矢一下子突破了他的喉咙,然后他的身躯带着一丝鲜血缓缓的倒下

  “可恶!”在付出了两条生命之后,一旁的黑衣人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彪形大汉一刀砍向赤se箭矢,但仅仅把赤se箭矢砍歪了一些顾不上真正的目标,大汉发飙的把大刀狠狠的招架到箭矢身上,在第三次斩中箭矢时把箭矢击落了,但对于高手来説小至一秒都能dǐng〈diǎn用以改变局势,这么的一段时间卫宫士郎又怎会放过?

  “投影魔术-流星箭雨”迅速把握住机会,卫宫士郎再次用投影魔术发动了控场型攻击,还不忘向両仪式打个招呼“阻了你时间很抱歉,这堆临记我来解决就可以了,你请”

  両仪式也不打话,向卫宫士郎diǎn了diǎn头以示谢意随即她的身影闪入了树林之中镜头转回临记那儿,一众临记在身上都挂了一定程序的彩后,总算是捱过了箭雨的轰炸,彪形大汉把刀一挥,耍帅完毕,马上想追上両仪式,但刚一起步就被几支箭矢迫了回去

  “小鬼,你是一定要插手我们的事了?”

  卫宫士郎再次抽出了长刀,摆出架势对着龙套们“没办法啊,刚刚脑子一热就出来和别人打了一架,阻了别人一段时间,为示公平只好也阻你们一阻了嘛,就当是练练群体战好了.......”

  练练?敢情这小鬼还把自己当成了送经验值的士卒a了,彪形大汉大喝一声,横刀带着一帮龙套一往无回的送经验去了

  黑漆漆的树林裹,両仪式并没有用最快的速度移动,因为她知道那群龙套不是那个银发的小孩的对手,真正的麻烦并不是他们.......

  蓦地裹,両仪式停止了移动回过身来看着空无一人的四周皱了皱眉“出来,虽然还不清楚是谁盯上了我,但只靠那群龙套是不可能做到的,是时候现出身影了..................你那杀气完全的暴露了............”

  下一瞬间,一个身型高大的身影出现了在両仪式身前,身穿黑se风衣,一把沉重的大刀被绷带缚在他的背后他的出现陪伴着浓烈的杀气,那强烈的气势甚至迫退了両仪式一步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安翰斯好好记住这名字,这,是将擒住你的人的名字”

  “死徒二十七祖第十八席-复誓骑安翰斯?我可不记得有和你有什么碰撞................”

  “放心,你的记忆没有出什么问题,我也只是第一次见到你而已,要不是那个人的要求的话,我才不会向你这种小孩动手...........可恨那些该死的吸血种最近都消声匿迹,害我得和别人合作才有找到他们的可能.................嘛...反正和你关系不大......爽爽快快的投降”

  両仪式抽出了匕首并开启了直死之魔眼,然而,因为对手的等级过高的关系,仅仅有少量若隐若现的死线出现在両仪式的眼中

  両仪式皱了皱眉,紧紧的握着手中匕首看着安翰斯现时的情况对両仪式可説是极度不利,因为除去直死之魔眼的话,両仪式还只是一个普通的萝莉而已所以在实战时式也是靠着敏捷的身手﹐才能让直死之魔眼发挥作用而且直死之魔眼即能够看得到「死」﹐但如果切不到死线就完全没有意义,因此面对卫宫士郎时,因着对方的心眼使卫宫士郎完全回避両仪式针对死线的攻击,両仪式的直死之魔眼可是全无用武之地而现在,先别説自己能否击中安翰斯,连对方的死线都接近看不到,又如何制胜?

  两人就此对望着,终于両仪式先发制人,手中的匕首闪电般刺向了安翰斯“喔?看来你是想反抗了吗?”轻松的挡下了両仪式的刺撃,安翰斯显得游刃有余,把両仪式挡至空中然后一个侧身把大刀搧向了両仪式“速度不错,但力度太弱了!”

  “呜”両仪式千钧一发之间在空中翻了翻身,用匕首挡下了大刀,但其强大的力量还是把両仪式搧飞了好不容易稳住身体落地,両仪式感到虎口就像要裂开一样痛,正当両仪式咬了咬牙,打算再冲向安翰斯时,一把声音出现了在她脑海“.........退后................”

  “??”没有丝毫的犹疑,両仪式相信了那把声音并急速向后退

  “什么呀.......要逃跑了吗?”仿佛觉到扫兴,安翰斯踏前了一步,突然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他急忙想抽身后退,但还是晚了一步

  “投影魔术-caladbolg”一瞬解放的宝具真名带著名为“崩坏的幻想”的附加攻击狠狠的击中了复誓骑安翰斯,其威力轻易地攻破了安翰斯那死徒的身体,即使安翰斯有着死徒的恢复力,依然受到了重创

  “可恶啊!!!!!

  !!!!!!!”发怒的安翰斯放弃了以両仪式为目标,转身想冲去把偷袭自己的人撕裂但这时可由不得他走,両仪式一闪身挡了在他面前,放弃了直接对安翰斯造成伤害的工作,改为利用自己敏捷的身手和安翰斯缠斗一轮交手之后,安翰斯未能突破両仪式的守线,这时,正在履行自己「弓兵」身份的卫宫士郎再次发动了攻势.....

  “投影魔术-赤原猎犬三连!!”瞬间三支赤红的箭矢从不同的方位she向安翰斯,由于之前看过这种追踪的魔矢,安翰斯明白不能依靠回避,只可以击落它们,因此安翰斯先迫退両仪式一步,再迅速把大刀一挥,准确的打中所有的魔矢,然而因为力度的不平均,被撃落的魔矢仅有一支,其余两支件偏了一偏便继续向前,随即贯穿了安翰斯的身躯

  “呜咕”接连被打招伤到的安翰斯压不住伤势,喉头一甜就喷出血来机不可失,在安翰斯受到连续伤害之后,他的死线明显了很多,両仪式抓紧机会,一举斩断了安翰斯胸腹间好几条死线,再度重创了他

  “别小看我啊!!!!!!!!!!!!!!!!!!!!!!”不再有任何保留的安翰斯瞬间爆发出来的庞大魔力把両仪式一下子迫飞,然后愤怒的他朝着树林狠狠一挥,一道满含魔力的刀气瞬间飞向树林

  “哼.............”一声痛哼过后,一直充当archer的卫宫士郎终于走了出来站到両仪式身后,但是他那风衣却已染了半身鲜血,整条手臂鲜血淋漓的,一身腥血在黑夜中格外显眼..........

开封治疗盆腔炎医院
乌鲁木齐治疗牛皮癣费用
龙岩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