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末法時代之第七重天第十五章萬千情愫一朝滅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11.09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第十五章 万千情愫一朝灭(十五)

  昌亚道:“好说”

  宁我柔转身走向东首那张大椅,又转身面向族人,就要坐下猛听得一声大喝:“慢着”正是章路章路大步来到场中,抽出一柄阔口大刀,扬一扬,说道:“不知如何你会变成朱雀宫宫主,为何不问问我娜娜族人,你要做宫主,首先要问我手中这口刀”

  那两个魔人卫士站前一步,各握秋穗刀一柄,呜哩哇啦地叫着,那魔人国主另觅一大椅坐于宁我柔大椅旁边正当此时另外一十七名丈头再也不敢独身事外,齐齐呼喝一声

  ,站了出来,要是双方动手,那二名卫士就要吃亏,场上一时剑拔弩张,气氛立时僵了

  宁我柔道:“你们怎知我不是你们的宫主”

  章路道:“我宫主号称‘千面煞娘’,怎是你一个柔弱女子”

  宁我柔道:“很好,你既知宫主叫做‘千面煞娘’,可曾见过她真面目”这一问倒直把章路一干丈头问得哑口无言,三年前宫主失踪,失踪前只知宫主是个女人,蒙着面纱,就算以真面目示人,那也是一日一变,从没有人看过她有重复的面孔

  章路道:“这……这,宫主她老人家使得三九魔鞭,修真满级,魔鞭出神入化,是我娜娜族中第一等高手,是迷雾山中的凤凰,你可懂得”

  宁我柔笑道:“你说得不错,你们一十七位丈头可知什么叫三九魔鞭”众人互相望望,竟无一人说得出所以然宁我柔道:“三九不是二十七是九百九十九招魔鞭鞭法老宫主当年传我这套鞭法告诉我要有谦虚之意,不可自满,九九九虽含最高之意,却未满一千,意为不可满足骄横这九百九十九路鞭法,无一路重复,变化繁复,是我朱雀宫宫主必传之技你且瞧来”

  说着伸手对着魔鞭运力,那根鞭无风自跳,跃入她的手中,她像重新见到自己孩儿一般亲切,闭眼微笑,暗中运用真力,只见那根漆黑的鞭子闪现微微红光,像一条蛇蜿蜒卷曲起来,越升越高,绕着她全身上下两丈多长的鞭子在她瘦小的身子前后绕来绕去她睁开眼睛,眼中精光大盛斜走两步,鞭子忽地伸展开,幻影般向前卷来,只听“噼哩叭啦”,又“叮叮当当”,章路一干人手中的兵器不知怎的刹那间不知去向,都被宁我柔手中的魔鞭卷走,一一扔在她身前的地上

  宁我柔露的这手,确实就是三九魔鞭,也彻底折服了场上所有人,这宁我柔就是朱雀宫主,只是她三年前突然失踪,三年后突然回来,这其中的缘由令所有人都参详不透章路一干人跪下拜见宫主,都是喜极而泣所有人都跪下,见过宫主

  突然一人叫道:“妈,妈,您回来啦我好想您”说话的正是公子拔,这个像没拔掉奶嘴的年青人,性格柔弱,此时见到母亲,又哭了起来宁我柔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像带着一个婴儿,谁也不明白,宁我柔这样一个不输男儿的英雄女子,为何养了个废物儿子

  母子相见完毕,宁我柔端坐椅上,请众人起来说话对着地上的殷八股与柳十艳两人重重地“哼”了一声,殷八股此时全身疼痛,挣扎着爬到宁我柔身前道:“拜见宫主”柳十艳羞惭不已,此时恨不得地上有条缝让她钻进去

  宁我柔犹如不闻,对昌亚道:“日日兄弟,你还记得在路上我说的那个故事”

  昌亚道:“记得回宁宫主,我不叫日日二,我叫昌亚,我兄弟也不叫月月疯,他叫楮叔班”

  修鹤跳起来道:“坏小子,你何以骗我”

  昌亚笑道:“修大士,我并没骗你,日日二字相加,是个昌字,昌就是我的姓,二即是亚,我可曾骗你么”

  修鹤抓抓头想了一下不错,确实他名字中已经暗含自己的名姓,只是自己不察,却也怪不得他,正想去问楮叔班,见他已经要死,便央央的退了回去,不再追问

  宁我柔温和地看了修鹤一眼,对昌亚道:“那个第一个嫁于人族的娜娜女子,后来回到迷雾山脉,你可知道她是谁”

  昌亚摇摇头,宁我柔面色暗淡,道:“就是我,老宫主以为新的时代来临,迎来的却是个我娜娜族史上最黑暗的时期,致使我娜娜族一代人遭受了无妄之灾我便是那个受伤最重的人”

  昌亚道:“宫主命大,天不亡,自有昌盛之日”

  宁我柔深情道:“我一片大好感情,满心希望人间充满爱,却不料人心险恶,我提拔殷八股做狼旗营千总,又收留了山中一个孤苦的女人柳十艳,看她技艺超群,就让她做了鹰旗营的千总,本该大家共同努力,建设好我族,你说是不是”

  昌亚道:“宫主说的极是”

  宁我柔续道:“三年前我中毒隐居大灵峰山腰修身疗毒,把族中事务交由两个千总打理,本以为一个月可治好,不想三年都没拔清体内阴毒,幸亏遇到你,帮我清除了余毒,不然我非死于山中”

  昌亚道:“人所急难,举手之劳,那是应当,当日要是别人,也是与我一样施以援手,宫主不必放在心上”

  那个大魔人国主笑道:“恭喜宫主身体恢复健康”

  宁我柔道:“谢谢秋国主”

  宁我柔对殷八股道:“殷贼,一年前你何以得知我身中阴毒”

  殷八股道:“便是一个和尚告诉我,说你病入膏肓,身上奇毒,已经无可救药,早就无法统领娜娜族,我才是最能带领族人走向光明的新宫主”

  宁我柔“哼”的一声复问柳十艳道:“你也是如此么”

  柳十艳已经难以说话昌亚走过去以真气助她过了一会,她脸色变红,咳了一下,道:“昌亚兄弟,谢谢你”转头对宁我柔道:“和尚倒是没有,只是不知为何,我是人族这事有一日为殷贼所知,昨晚终于被他抓住证据便欲致我于死地,宫主,我虽为人族,但您当日收留我的恩情我始终没有忘怀,我是忠于您的”

  宁我柔道:“殷老贼一力排挤于你,逼得你无法可想,这一点上我不来怪你,可你为何要争什么宫主做”

  柳十艳知道自己罪大恶极,不再争辩

  宁我柔道:“昌亚弟,在你救我之前两位千总到山中寻我,可不是一片好心要找到我回来主持大局是要杀了我自己做宫主那也好,他们两个自相残杀,也省却了我一番手脚,你两个可真叫报应不爽”说完像变了个人似的,仰天狂笑起来

  昌亚自从认识她,觉得她温良贤淑,德才兼备,不意她的狂笑如此令人恶心宁我柔笑完说道:“我的余毒在大灵峰山腰再也拔除不清,我想只要我不回来,你们两个一定会和睦相处,共同处理好族中事务,将来凭各自威望做上宫主,那是水到渠成之事不想你们终于隐忍不住,我不死你们是不会心安的,是不是”

  殷八股道:“你这将计就计可使得密不透风,到今日我才知道你们厉害”

  宁我柔道:“就凭你那点心智,嘿嘿那只犀牛兽就是我的朋友,我弃下魔鞭与绣花鞋,我的人已经到了犀牛兽的腹中”

  殷八股道:“是,我的心智可与你不能相比,你假意留下魔鞭与绣花鞋,让我们误以为你真的死了,要知道魔鞭对你何等重要,你既遗下最为宝贵之物,当是人已不在没想到你是要我们互相残杀”

  宁我柔道:“对我不忠之人,下场便是如此”

  殷八股道:“你身中阴毒,三年不主持族中事务,你作为朱雀宫宫主早已经是名存实亡,是不是族中不可一日无主,谁知道三年来无主的情况有时族中兄弟不服我的训导,我大是烦恼,却又无权管理他,你教我如何做下去你为什么还要牢牢抓住宫主这一职位不放,眼睁睁看着我族日渐式微,你又有多少对得住我娜娜族人你往日在位之时,就对我冷淡暴躁,在你手下做事,我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今日成王败寇,我也无话可说”一边说一边暗运魂力,清除体内剑气

  宁我柔不意他说出这些话,三年来她只想到殷八股要阴谋篡夺宫主之位,千方百计要杀了自己,她百般无奈之下才将计就计地让之内斗,本来是极为风险的,弄不好就会灭族她一心只想到要保护自己,灭了对头从没想到自己往日的一言一行才是祸根缘由,便低头思考起来不一会她抬头眼露凶光,那根魔鞭再次像蛇一样绕着她扭动殷八股知道她立时就要暴发,便加力清除剑气

  宁我柔握鞭的手微动,那根魔鞭鬼怪般向殷八股射来,说时迟那时快,殷八股像箭一样蹿高伏低,反向前冲去,一股大力击向宁我柔,到了宁我柔身前一丈却又转向冲向一旁的公子拔,扣住他的胸口,抓了他后纵两丈,这时魔鞭空击在地面,“蓬”的一声炸响,一股烟尘飞起,地面石屑纷飞这一下突起变化,使场上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殷八股口喷鲜血,体内剑气未除,大动魂力,生命受到催残,知道已经无可挽回,便抱着公子拔纵身一跃,到了场边,出掌击死两个鹰旗营的灵士,立在栏边,宁我柔长鞭卷到,要箍住两人就在此时殷八股体内力尽,终于支持不住慢慢倒下悬崖崖下传来公子拔的拖长的声音“妈……妈……”,可是声音越来越小,终于不可闻

  宁我柔萎顿在地,失去儿子的她像被抽走了最后一滴气的球,两眼发直,双目失神修鹤过来扶起她,她就此靠在修鹤身上,狂叫一声,吐一口血,晕了过去

  柳十艳挣扎着爬起身,昌亚以为她要去宁我柔身边就放开了她,没想到柳十艳拾起身前宝剑,在脖子上一抹,倒在地上昌亚赶紧跑过去抱她,身后楮叔班拾起妻子掉在地上的剑,像她那样也照脖子上一抹,横尸在地(未完待续)

菏泽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北京华博医院在哪块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