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通天武尊第九百一十章发怒驱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08

通天武尊 第九百一十章:发怒驱逐!

哪里都不缺少看热闹的人,围观者看到这些,尽都是乐了。

“这下有意思了,龙潭商会历来低调,今个却惹了个狠角色。”

“何止是狠角色,大帝手底下办事的人,也是你龙潭商会惹的起的?都不用白云飞动手,白云飞一句话

通天武尊第九百一十章发怒驱逐

,估计想巴结他的人都多了去了。区区一个龙潭商会又能算得了什么?”

“龙潭商会今个是倒霉咯,你说看门狗不好好挑,惹了厉害角色,也是件愁人的事情啊。哈哈哈,我倒是好奇此事龙潭商会要怎么处理了,一个大帝手底下的人,一个真武境的看门狗,啧啧。”

大家发表着自己的言论,那看门老人也不傻徐六也不傻,他哪里会不知道自己此次惹到了大麻烦?

他一开始张扬的原因,确实是因为这是分支进入总家的时间。那些分支他根本不怕,随便踩一脚,又能如何?杨辰怎么看都像是某个分支的愣头青。

然而谁知道,这个愣头青的背后竟是白维大帝。

他彻底傻眼了,如今浑身忐忑,颇有些不知所措了。

屏长老一样是急的焦头烂额,她倒是知道事情的出发点全部是因为这个徐六,谄笑道:“云飞小友,您放心,此事我定给您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话落下,屏长老狠狠的瞪了徐六一眼,沉声道:“徐六,还不给我跪下!”

徐六再傻也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烦,当即便是呜哇一声跪了下来,惧怕的道:“屏长老,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啊,你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屏长老放平时还有心慈手软的想法,但徐六干什么不好,偏偏惹了这么个大角色,实在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面色阴沉的喝道:“让我饶你?哼,饶不饶你,得看云飞小友的意思。”

徐六开始哪能想到,这个他瞧不起的人物,他顾不得颜面什么,哀求道:“云飞小友,哦不,云飞大人,您饶了我吧,我刚才完全是有眼不识泰山,我这种小人物,您就全当是个屁给放了好了。”

杨辰缓缓说道:“刚才似乎某些人还觉得我不配和他做朋友啊。”

这话落入众人耳中,不禁有人偷笑起来。

“其实白云飞小友是很好说话的,结果呢?这个看门狗非将自己当个角色。他如果真和颜悦色,指不定今个还能攀上个大人物。结果呢?这条狗非自己干蠢事!”

大家都看得出来怎么回事,一开始白云飞说话是什么态度?你徐六说话又是什么态度?便是如今徐六如此惨状,也绝没人给徐六说理儿了。

徐六现在也是后悔莫及了,你说他如果当时眼睛擦亮点,岂会出现现在这幕?

杨辰懒的再多言什么,说道:“怎么做,屏长老,我想你心里应该有个道道。此事我不想再过问什么,怎么做我相信你心里具体明白,我今日来这里,只是想参加拍卖会的。”

“明白,此事交给我了,云飞小友,绝不需要您再操心了。”屏长老赶忙说道。

“那我现在能进拍卖会场里了吗?”杨辰沉声道。

他之所以发怒,也是有原因的。他很好奇他这个身份有多大威慑力,至少,大帝手底下的身份亮出来,很利于接下来拍卖的事情。

眼下来看,这个大帝麾下做事的身份还是很管用的。他只是稍微发怒,就把屏长老和徐六吓的面色惨白了。

“当然,当然能。我们拍卖会一万个欢迎。”屏长老赶忙点头哈腰的,别看她拥有地武境的修为,但她很清楚,她在杨辰大帝麾下做事的身份相比起来,差了个十万八千里。

杨辰看到屏长老此等态度,哑然失笑,他还真得感谢白维大帝了。至少白维大帝随手扔给自己的一重身份,便是让他在九龙郡中拥有了有了能拿出手的身份。

很快,杨辰进入了拍卖会中。

将杨辰送入了拍卖会中,屏长老方才长松了口气,旋即他说道:“惠儿,你过来接下班!”

“是,长老。”屏长老的贴身女婢匆匆跑了过来,将这些看在眼里,知晓徐六惹了大麻烦,熟练的接班招待起来。

这贴身女婢有了徐六的前车之鉴,那接待起来叫一个亲热,生怕惹的来人不快了。

屏长老和徐六离开人前,进入了龙潭商会内部。

徐六慌乱之下,直接跪倒在地,哭喊的求饶道:“屏长老,你饶了我吧,我下次真的不敢了。”

“哼,徐六,你也不小了,竟然还用你那狗眼去看人。下次不敢了?你还敢有下次吗?我跟你说,得亏白云飞是个心慈的主,没降罪于我们龙潭商会。否则就冲他上面那身份,你今个惹出来的事儿,我龙潭商会凭空蒸发都不是难事。你差点把我此脉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商会给毁了知道吗?”屏长老喝道。

徐六哭喊的继续求饶,但屏长老却没任何留情的意思,朝人说道:“来人,把这徐六拉下去,逐出商会,哪远扔哪远去,永远别让他再和我商会牵扯到半点关系。”

“屏长老,这徐六和咱们商会内的李执事有些关系……“旁边的下人说道。

屏长老怒骂道:“区区一个外族的小小执事,你的意思是让我因为他去得罪大帝麾下的人吗?”

“那,那不能。”

“既然如此,还不快做事?白痴。”屏长老忍不住喝道。

徐六眼看什么都救不了自己,顿时间绝望的吼叫起来:“屏长老,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您饶了我啊,饶了我啊。”

他很清楚,他这样的实力水准,真被逐出商会,简直屁都不是。再加上他平日里张扬跋扈,惹人确实不少,真没了龙潭商会为根本做保护,他哪里有混下去的资本啊?

只是他再求饶也是无济于事,屏长老根本没有改变意思的办法。

“这种角色,再留在商会离也是个祸害,今个能捅出这种篓子,改日还能捅出其他的篓子。”屏长老恶狠狠的自语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