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台风袭来的日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12

2007年的国庆节,海南迎来一个强台风。从十月一日开始,整个世界就一直风雨不停。

这些年,很少这么享受台风了。内地的一些朋友,听我把台风看成如此轻松浪漫而有情调地称“享受”,他们都不太理解。

印象里,小时候的台风远比现在的多,而且强势。每次台风来,我们都没有害怕过,年少无知,想象的事情没有那么多。那时候,我们这个小城,连接南北的只有一座大桥,而我们上学经过石碌河,走一座窄窄的铁板桥。铁板桥的桥身是用铁轨铺就的,中间还夹着些木板。台风一来,水库开闸放水,于是桥上的木板就在夜里就被水冲走了,没来得及重新铺上。第二天我们上学经过小桥的时候,脚底下是汹涌着的河水,你要往下看就会头晕眼花。这个时候,我们穿着雨衣,手拉手,小心翼翼地走过。铁板被水冲过后,很滑,如果不小心地走,就会滑倒。可是我们就这么走过来了,那时候,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小学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校办农场,在河的对面,那个叫做“鸡心河”的地方。学校放假的时候,高年级的学生是要轮流到农场去值班的。值班的任务就是守那些我们种的甘蔗,花生和玉米。遇上台风天气,学校是不让学生过那条河的,因为太危险了。那条河没有桥,只有用石头垒起来的歪歪扭扭的石头桥,台风过后,河水是很急的,我们要过河的时候,也是几个人拉着手一点一点地挪动着的。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小孩子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力量。那时候我们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孩子。现在的父母,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这样的台风天从那样的桥上走过的。

遇上台风太大了,广播里就会通知停课,那也是我们开心的时候。那样,我们就可以关上门,把风雨关在门外,我们可以躺在床上翘着脚看小人书,或者是约着到附近的谁家去玩斗地主或者上游。每个人还可以从自家带上一些花生米南瓜籽之类的吃的东西,交换着吃,真是惬意。

我所在的这座小山城,无论台风如何横扫,影响都不会太大的。只记得有一年,遇上强台风,水库连续开闸放水。居住在河两边的住户就要做好随时转移的准备,当时我家就住在靠近河边的地方,我帮着大人把东西收拾好,做好了接到通知就马上转移的准备。后来,台风越来越小,也就不需要转移了。

台风天出行,也是从来没有的。几乎每个节假日,我们都会到海口的家中去小住。就在那年的国庆,我和老公突发奇想,台风天,外出走走也许另有风景呢。

于是我们踏上了去那个小渔村的路,那是我故乡的路。虽然风雨不断,依然还有许多人出行。车站里人来车往。因为路滑,汽车在高速公路上速度很慢地行驶。雨水一直顺着车玻璃往下淌,水汽不停地在玻璃上荡开。朦胧中,看到车窗外的天是灰蒙蒙的,路边的农田在风雨中却还是那么绿那么茁壮,稻苗在风雨中快乐地歌唱。在路上颠簸了好几个小时,远远望见渔村那片海。

好久没来了。这里的那片海只在曾经的记忆中出现过。故乡海边防风林的涛声如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条宽敞而平直的大路,一直向渔村的那个小小村落延伸。

小时候看见过的路边的木麻黄没有了,只看见稻田一望无际,满眼的绿跳入眼帘,稻子的清香阵阵扑过来,好熟悉的味道,是我故乡的味道,是我童年的味道。密密的防风林后面,那个小村落还在吗?村头的那口老井还在吗?外婆曾经居住过的那个小院子还在吗?院子里那棵橘子树是否还飘着橘香。我知道,即使那个村庄还在,即使那口老井还在,即使那个院子还在,院子的主人却早已经不是那疼我爱我的外婆,那棵橘子树也许依然默默地在院子里生长。

一路上,看到路边许多树木被砍伐,人们在台风到来之前已经做好一切准备,把那些有可能影响到照明线和通讯电缆线的树枝都砍了。所以我们看到的是路边七零八落躺着的树枝。树上,叶子在风雨中飘零。于是我看到的是一片让人心疼的景象,虽然这些都是为了更好地防御台风的无情袭击。

风雨依然肆无忌惮,一路横扫。远远地,我看到了那片海。可是那海蓝蓝的颜色不见了,海被蒙上了灰色,乌云低低地压下来,海在呜咽。我看到许多渔船都泊在了避风港,打来的浪头很高,一直不停地拍打着堤岸。海南人,尤其是海边的人,抗台风的意识是很强的,他们与台风较量的机会多,也显示了自身的勇气与果敢。更多时候,他们充满着笑容,你看不到被台风袭击的那种恐惧。

朋友请我们在海鲜排档吃饭。没有太多的海鲜,但是吃到了两种我最喜爱的东西:海螺和生蚝。这两种东西都不需要出远海捕获获,只要你来过海边,你就会看到一些妇女或小孩,在礁石丛里忙碌着的身影。这些螺,就是他们在近处的礁石中拾的,而生耗则是在礁石上,用一种专用的小工具铲的。那海螺是渔家的吃法,用开水烫过,用针把螺肉挑出来,加些许姜丝些许韭菜些许辣椒当配料一起炒,这种螺肉很肥美。生耗则是与鸡蛋搅在一起,隔水蒸,如此做出来的生蚝,嫩嫩的,很好吃。

吃饭的时候,天公依然不作美,雨还是不断地下,却一点也不影响渔家人的食欲。美食一条街上,都是借着台风天出来的吃客。这些排挡全都是没有包厢的,吃客们便都是围坐在每一个用竹子搭起的棚内。好一片热闹景象。这个时候,即使天塌下来可,充其量只能当被子盖了,台风,随它兴风作浪去吧,想搅了俺们的食欲,没门。

那一次,海口也是风雨大作,整个城市浸泡在雨中。这样的时候,躲在高楼中也是惬意的。我就站在窗前听风看雨,看雨像个生气了的孩子拍打着那些棕榈树,其实那些树好坚强,在风雨中摇晃着,居然没有一棵倒下。我只看到风雨中它们的坚强,那绿色显得更翠了。

因为台风,海口的街道行人少了。旅游点游人少了。台风冷落了往日热闹的广场,冷落了万绿园,超市和肯德基却依然人头攒动。街道上先前为了迎接国庆而挂的红灯笼,在风雨中飘摇。

天好像被捅漏了,雨水像是倒灌下来,撑着雨伞也不顶用。因为与先生的几个几个姐姐约好了到我家吃饭,于是台风来的第二天我便去了菜市场买菜,出门的时候我还暗暗高兴,天空居然没下什么雨了,还好像要出太阳的样子。想着快去快回,于是伞都没带,买菜去了。还没走到菜市场,暴雨一路跟来了,哗哗的雨声,把这条街上原本很吵杂的车声人声都压下去了。躲闪中赶紧溜到菜市场边的超市里去买伞,撑开伞,雨水愣是穿过雨伞渗透下来,直往身上灌,衣服全湿透了。菜市场里熙熙攘攘的,人们也仿佛无暇顾及外面的风雨,拥挤着,在鱼肉海鲜蔬菜水果摊档间流连往返,笑声杂沓。买好菜,依然是滂沱大雨,我躲雨竟然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雨小了点,赶紧回家。

台风天真是吃货们的惬意时光。我们只在家里吃了一天,第二天,大家都说出去吃。

先是吃了老鸭汤,又吃了北京烤鸭,后来又跑到琼菜王去吃琼菜。每到一个地方吃饭,我们在包厢里喜欢把落地窗的窗帘拉开,这样就能看到外面风雨中的楼宇。窗外是风雨,门内是怡然自得地品着美食的人,两个不同的世界,两种别样的景致。

每次吃饭完我们的车子都会在市区内兜风再回家。晚上,穿过世纪大桥,浏览西海岸美丽的夜景。虽然遭受台风袭击,椰城的夜晚还是那么美丽。霓虹闪烁,椰树摇曳,长长的车流、车灯,黄的灯绿灯交错着,延伸着,一道道美丽的风景。风景里,我感到了这个海滨城市的坚强,感觉到它的另一种安详和宁静。

远方的朋友们发来短信。他们知道台风正在袭击海南,送给我问候的同时,关切地要我注意安全,记得把门窗关好,最好别出门。我跟他们说,台风来的早晨,我想起门前那棵芒果树,我怕它枝桠太小经不起风雨袭击,于是赶紧把男人推起来,找来绳子,两人穿上雨衣,在雨中用绳子将小树扶正,捆绑,绳子的另一端固定在不远处另一棵大树上。因为这棵果树长得太高了,一下子窜上二楼高,八月份的台风把一根枝桠劈断,让我痛心了好久。

有台风的日子,收获了许多问候,感受到友情的温暖,真好。回到我现在工作的这个山城时,天空湛蓝,清风徐徐。除了一些树木受台风影响断了枝桠,街道上找不到太多的台风袭击过的痕迹,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脸上依然笑容灿烂。

台风侵袭的日子,小山城显示出人们的泰然自若和暴风雨横扫后的平静。台风袭来的日子,同样有一份牵挂,几分念想,几许落寞惆怅过后生发的温暖和温馨。

共 1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见到台风一词让人不寒而栗,但是作者却能在这样的天气里寻觅到一种常人无法感知的乐趣,不能不说作者有一份淡然的好心态,面对台风,面对大自然的灾难人能保持这样一份心景面对生活很难得。在台风的日子里踏上归乡的路,感受风雨中故乡的味道,儿时的一幕幕犹在眼前。亲临台风现场品尝舌尖上的美味,感受台风的肆意张扬,感受亲朋友好的关怀,篇章文字简练,对景物描写细腻,比拟手法运用娴熟,不失为一篇佳作,推荐共赏!【:阳媚】【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1: 8:28 没想到台风的日子里也可以过的这样惬意哈,呵呵,欣赏友友的文笔,期待更多佳作!

2楼文友: 14:41:02 十分开心被江山部推荐为精品。开心!谢谢! 我的文字都是流水账,记录生活,自娱自乐。

肾阴虚多梦吃什么食物调理

生精养精固肾的食物

吃什么药既补肾阴又补肾阳

男人夜晚尿频是什么原因
肾炎为什么夜尿增多
佝偻病是先天的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