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奇幻

荠菜花上的歌者七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18
「荠菜花上的歌者」(七)人④

4她们。

其实我最不能忽略掉的是她们,那就是我们家的姑姑、姐姐们,当然也包括我妈。

我爷九个儿女,五男四女。二伯在家务农,三伯当兵落户新疆,四伯从小送与亲戚,我爸老五。大伯在我一两岁时进山伐木为家里盖房子不幸失踪,大妈也因伤心过度不久就随他而去。尽管姑姑无数次的对我说过,那时候最爱我的是我大伯,每次干活,总把我搁在他的独轮推土车上,而且每次把我妈都不吃的,我的剩饭哗哗吃个干净,但我由于年龄过小,真的对这些毫无记忆。

他们走了,留下了两个女儿,我的大姐和二姐就一直和我们一起生活。我妈进这个家门时,家里还有两个未出嫁的姑姑,不久我奶就过世了,想想爷爷那时不待见女子,也就情有可原了。

不过对于我来说,可是到了天堂,尽管父母无暇管我,但毫不影响我的成长,原因就是即使二姐念书,小姑、大姐却是我的专职保姆,如何疼我爱我,当然我是记不得的,但我妈说的两件事却让我深深感念。

我妈给别人传经送宝时总会说,要娃长大头发好,趁着小就给他多剃光头。因为我现在满头秀发,浓浓密密,我妈认为,就是我小时候她给我剃了光头的功劳。据我妈说当年看到我满头细弱的黄毛,她下了狠手给我刮了个光头,结果我没啥,我当然没啥,一半岁我哪有什么审美,只能任人宰割,但我姑姑、大姐可不行了,估计她们是看不下去我的难看样,结果都给哭了。守着我的头,看着那稀黄的头发再次慢慢长出,不让我妈再去动手,最后终于有两寸长了,赶紧拿她们扎辫子的红头绳给我扎了一个硬倔倔的冲天辫,据说这根辫子在我断奶,被爸爸带到单位过了一个星期后回家时,还愣是在头顶端端的竖立着。

三岁之前的我,体弱多病,我妈说我肚子就没好过一天,估计当时我妈都受不了了。后来她给我说,你得好好感谢邻村那个老婆婆,如果不是她给你看好了病,你早都被我们扔了。按我妈那脾气,我确信是这样的,那你想想,我姑当时为了不让我妈扔了那个整天拉肚子的我,该为了多少心啊。所以有一次冬天,我妈我爸走亲戚从我舅家回来,自行车上少了一个我,我姑就问咋不见我了,我妈开玩笑说:路上太冷,冻死给扔啦。结果我姑一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就冲着这,至今我小姑都是我最最感激的人。其实那天爸妈在路上碰到了村里的一个婆婆坐的大马车回家,人家心疼我那么小,怕冻着,就让爸妈骑车先回家,我则是被抱着,坐在大马车上回来的。

其实就是在我记事后,我也不能准确地说出姑姑、大姐或二姐怎么地的疼爱我,我们之间没有的事情,但就是那么一天天的厮磨,磨得大姐出嫁,姑姑出嫁后,我居然整天在梦中梦见她们。去姑姑家走亲戚,就霸气的认为这是我姑家,院子中的那棵枣树除了我们家的弟弟,是谁也动不了的,包括姑父的外甥,为此我还和那个叫大宝的男孩子打了一架,现在想来,真是可笑。后来姑姑有了孩子,名字不是人家的爷爷奶奶取的,是姑姑回我们家时,我跟弟弟抢着,小弟弟的名字必须要和我们俩名字连在一起,结果我妈就给选取我俩一人一字连在一起,为弟弟取名:嘉军。

时至今日,我最爱去的依然是我的两个姑姑家,我喜欢她们把我还像一个孩子那样去看待;喜欢听姑父说:你没回来,你姑给你留的拐枣都放坏了;喜欢走的时候看着她们青菜萝卜、红薯大豆满满地给我装一大堆,我知道,这就是爱,尽管她们从未在口中说过这个字,但她们一直在做着。我当然也喜欢听我姑在我跟前炫耀:你上次和从我这儿一走,满街道的人都说咱家人关系咋处的这么好!当然好呀,因为我们是至亲至爱的一家人呀!

也正因为这种割不断的亲情和这样的爱,让我变得勇敢和无畏。记得那年二姐打工失事,不幸早走,是我和二伯家的姐与妹,三人帮她梳理好头发,整理好衣服,那会儿,我们没有丝毫的惧怕,因为,这就是和我们曾在一个炕头睡过的姐呀!我们为她的早逝难过,我们愿在她入殓的前一刻陪她,让她知道亲人们对她的不舍。

与她们的故事,总有说不尽的话啊。

所有的走过和未走过的岁月,我都会感激,因为你送给了我最最挚爱的人—她们—我的亲人。

阳痿能吃他达拉非片希爱力
江门中医男科医院
杭州中医癫痫病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最近更新小说列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