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生网

流年黑帮少年小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19

我在我的臂膀上养着两只耗子。我喜欢它们。虽然耗子只是我左右臂膀上的两块肌肉而已。它们在我的身上便代表着结实、力量、强悍和安全。只要我露出两条臂膊,它们便跳出来,随时要扑过去撕咬站在对面的人,至少让他们感觉到冰凉的威胁和血淋淋的危险。我就曾经将一头发飚的牛犊啪的一声放倒在地,滚了好久才爬起来,从此它对我闻风而逃。我每天都对着沙包发泄多余的能量,坚硬的拳头像锋利的牙齿,一次又一次将沙包打穿。能将沙包打穿的拳头,肯定也能打穿任何人的头颅。现在,我的耗子已经比那时更加肥大,快要变成两只兔子了,应该到了连谁都害怕的地步。

但竟然有人蔑视我的耗子。他欺负了我的姐姐。他不仅从我家的墙头上顺手牵羊地拿走了一串腊肉,还当着盲子阿三的面摸了一把我姐姐的胸部。虽然我姐姐的胸脯还没有完全发育,但也是我的胸脯,已经归我的管辖范围。姐姐为那几串腊肉花掉了很大的心血,整天拿着扇子驱逐苍蝇,等到过年,这十几串金灿灿的腊肉就是我们一家的唯一美味。但阙敢强抢了我家的腊肉,还摸了我姐姐的胸脯一把。盲子阿三拍着自己的胸脯断言说,阙敢摸了她。否则你姐姐的尖叫不会比杀猪还响。姐姐是哑巴,说不出心中的屈辱。我脱掉上衣,把它捏在手里,我的胸脯露出了,更重要的是露出了我的耗子,太阳已经把我的手臂晒得黑乎乎的,像长满了耗子的毛。我要替姐姐说出心里的屈辱。

我在阙七的杂货铺找到了阙敢。他正派头十足地在掂量着王屠户肉台上的一块猪肉。谁都知道,阙敢没钱吃猪肉。阙敢喜欢把王屠户的肉当作女人捏来捏去,捏得油水直流。王屠户很不耐烦地说你买不买肉?阙敢笑了笑,说我们打个赌吧,我保证这块肉不会超过五斤,超过了五斤,他生吃了。这天是节后,肉不好卖,又是午后,百无聊赖,王屠户也想找些乐趣,打赌便打赌,肯定超过五斤,如不超过五斤,从此天天白送五斤猪肉给你阙敢。二人先后击拍着肉台,一言为定。肉台旁边一下子围过来很多人,热闹得像看脱衣舞。我先把我姐姐胸部被袭的事放到一边,跟着大家起哄,把热闹的气氛推向高潮。他们没有退路了。有人从阙七杂货铺要来了一把称,不用王屠户的称。有人当着众人闪闪发光的眼睛称那块肉。称在半空中,肉也在半空中。十几个一本正经的公证人踮起脚,都凑近称看清楚了。没有异议。一致裁定,刚好五斤一两。所有的人都对着阙敢哄笑,要他说话算数,生吃了那块肉。但在米庄,我们都是文明人,没有人会生吃猪肉。

阙敢拿起那块肉,再三掂量,不断地骂自己,今天我肯定是踩狗屎了,要不我怎么会看走眼?他看看自己的脚底,拖鞋底什么也没有,干净得像水洗。他又拿起鞋子嗅了嗅,也没闻到狗屎的味道。肉在肉台上,几只绿头大苍蝇拼命地叮肉,王屠户生怕肉被叮亏三两两,遂拿起肉串子猛打苍蝇。

阙敢还在对自己身体翻箱倒柜的,一定要查验究竟哪里粘了狗屎。得意忘形的王屠户可没有耐心,把肉提到阙敢的嘴巴前。大家整齐划一地喊吃了它吃了它。我也跟着叫吃了它吃了它。叫声把米庄都吵热闹了。大家知道阙敢要生吃五斤一两猪肉,都从四面八方赶来。阙敢的脸红红的,他张开了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他要生吃猪肉了。但只有大狼狗才能一下子生吃掉五斤猪肉。阙敢不是大狼狗。

但阙敢迟疑着,抓猪肉的手毛绒绒的。那是袭击我姐姐胸脯的手,像熊掌一样粗陋。在震天的喊叫声中,阙敢没有胆怯,环顾四周,看谁喊得最响。结果是满脸横肉的王屠户喊得最起劲,最兴奋,最得意。他自己的猪肉要被白白吃掉了还喊得那么响,好像要被吃掉的不是猪肉而是狗屎。阙敢举起猪肉向四周扬了扬,意思是说他要吃肉了请大家作证。大家都说好,快吃。王屠户兴奋地将油腻的手放到自己的嘴前模仿着大熊猫啃竹笋的动作,还罕见地扭起肥大的屁股,他没注意到此时的阙敢已经收起笑脸。收起了笑脸的阙敢突然把猪肉往王屠户的嘴上甩打过去。刚好,把王屠户的脸全掩盖了。猪肉紧紧地粘在王屠户的脸上,他的脸变成了一块不规则的肉。王屠户慌乱中用手抓自己的脸,肉掉了,脸上满是油。情况突变,气氛骤然变险,众人停止了喊叫。王屠户抹了一把眼睛,猛然抄起屠刀,要砍阙敢。阙敢抄起肉台的另一块更大的肉,往王屠户的头辟去。王屠户措手不及,脸又被掩住了。阙敢顺手抓起一张长凳,往王屠户的背狠狠地扫过去,王屠户轰然倒地,屠刀掉到了另一边,发出咣啷的一声脆响。阙敢迅速脱掉宽阔的上衣,摆开架势,等王屠户爬起来。

从阙敢 的上身我看到了两样东西,一是系在他裤头上的几串腊肉,肯定是我家的;二是他的臂膀上也养着两只耗子,跟我的差不多大。现在它们跳得比我的厉害。

王屠户很久没有爬起来。阙敢又踢了他两脚。王屠户还是没爬起来。大家以为阙敢就此算了,但阙敢觉得还没解气,双手抓着王屠户的裤带,深呼吸,一把将笨重的王屠户提起扔到肉台上,像鲁智深拳打镇关西那样对着王屠户的肚皮猛打一阵。出乎意料的是,王屠户那么快便吐着白沫求饶了。阙敢开出条件,王屠户一口答应了,从今往后每天白送给阙敢五斤猪肉。阙敢这才罢休。令众人吃惊的是,身强体壮、气势汹汹,曾经是米庄最强悍的王屠户竟然不是矮瘦的阙敢的对手。一只猫对一只老虎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们赶紧闭上了嘴,一瞬间悄悄溜了大半。阙敢从肉台上抓起另一块肉,掂了掂说,这块肉不会超过五斤。王屠户点头说,不超过五斤,拿去拿去。阙敢并不客气,拿起肉便走,腊肉在他的裤头上晃荡着。我不放心地看了一眼还在自己的肉台上喘着粗气的王屠户,我担心他爬不起来,或者爬起来后抓起刀子追杀阙敢。但王屠户没有急于从肉台上爬起来,有人说,王屠户你没事吧。王屠户无奈地笑笑,没事,我想歇一会——老啦,是年轻人的天下啦。

我追上阙敢。他瞪了我一眼,我拿了你家的腊肉,你是不是要拿回去?我说,我不是来要回腊肉的。

那你想干什么?

我向阙敢露出了我臂膊上结实的耗子。阙敢不屑地说,要吃肉不能单靠这个。

我说,我们是可以坐下来谈谈的。

阙敢于是便半坐在一根横倒的枯树上,但显得很不耐烦。他急着把猪肉放到锅里了。我说,我们要取长补短——我想跟你学打架,将来随你打到镇上、县城甚至省城去。阙敢想不到我和他有着共同的理想,便给我示范了很多打架的要领。他还说,到了省城你还得听我的,不能叛变,我保障你吃穿玩,风风光光。我开始佩服阙敢。我决定跟他干。

我也说不清楚我为什么要跟阙敢干。过去,我从来都瞧不起阙敢。在以读书论英雄的米庄,有两个智力最不被人看好的人,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阙敢。同一个村里不可能同时有两个傻子,但人们分不出我们之间究竟哪一个更傻,常常为此争论不休。虽然我们都没有被称为傻子的坏名声,但他们内心深处都把我们当成了傻子,两个没有前途的人。我们生活在一个以屡出读书人闻名遐迩的村庄里显得很不合适,我们的笨拙和差等生的头衔多多少少败坏了米庄的声誉,这使得我们也羞愧难当。因此,我们不约而同地辍学了。傻子是瞧不起傻子的,傻子和傻子也不会有共同语言。平时我和阙敢便很少来往,也许心底里都把对方视为败坏了米庄名声的人。但想不到的是,我们竟一见如故。从今天开始,我们便建立了友谊,奇迹般地走到了一起,看起来力量要比两个绝顶聪明的人在一起还要强大。

看来阙敢这一架蓄谋已久,打得很有价值,把最强大的最凶悍的王屠户摆平了,村里的人都敬畏他。他一举征服了米庄及附近村落所有的人,连村长也对他刮目相看,礼让三分。而与阙敢相比,我便相形见绌。我不能让阙敢的威望远远地跑在我的前面,不能让人认为我只是贴在阙敢屁股后面的一块肉而已。我也得干一次漂亮的活给他们看看,把我的形象和地位确立起来。但我不能再碰王屠户,原因有三:第一,一块再坚硬的骨头也经不起两次打击;第二,即使我打残了王屠户,也引不起轰动效应,而且还将导致阙敢的胜利贬值,导致阙敢的不满;第三,我不喜欢碰钉子,关键是没有把握。我要打一场有绝对把握的仗。

我决定从最软的柿子捏起。也就是说我要摆平盲子阿三。

盲子阿三在去肉铺的路上被我堵截在路旁。我一把夺了他手中的拐棍。盲子阿三失去了第三只眼睛。他的手像螃蟹一样乱抓,求饶说不要开玩笑啦,你怎么能拿盲子开玩笑?我说,我偏要拿你开玩笑。是阙勇吧。我说是。你找阙敢算账了吧?我说,我先找你算账,阙敢只是推了一把我姐姐,推不等于摸……你欺骗了我,连你也敢欺骗我!

盲子阿三像被冤枉了,焦急起来,我没有听错,是摸了,推跟摸不一样,不信你问你姐姐——自己的姐姐被别人占了便宜还替别人说好话……

本来我还有大发慈悲对盲子阿三开一面的可能,但盲子阿三明明知道我姐姐是哑巴,说不出心里的屈辱,他还说这样气人的话。

盲子阿三就是这样挨揍的。如果他能看到我手臂上的耗子,他就不会这样说了,也许我真下不了手。但可惜的是他是一个盲子,还是米庄最软的柿子,而且根本不清楚我的意图。我下决心捏了。即使是一块豆腐我也要捏了。我扔掉他的眼睛,一把推他滚到水沟里。水沟没水,盲子阿三很快爬起来,胡乱抓了一把草。他骂我。骂得一点也不好听。我抽了他的嘴巴,当我扯他的耳朵要他向我求饶时,他不但不妥协,还顺手抓住了我的双手,猛地往我的右臂猛咬一口。我尖叫一声,一只耗子被咬伤,流着血。我听到了自己的呻吟。我愤怒地揍他的头,他双手抱着头,以此抵挡我的攻势。我的右臂的血越流越多,那只受伤的耗子似乎要枯死了。我等待盲子阿三主动认输,从而让我体面地结束这一场并不成功的搏斗。但他并认输,反而趁我攻势减弱之机进行了反扑,抱住我猛咬猛打。我们就这样厮打在一起,从芭蕉地一直滚到蘑菇棚,最后在米河的河堤僵持着。

我断然想不到盲子阿三如此勇猛和顽固。我不愿再跟他打下去,但看到围观人群的兴奋不已的脸,我不得不继续打下去,一直到晌午才结束。因为我被头颅上流下来的血模糊了双眼,跟盲子阿三一样看不到任何东西。是我先妥协的。我说算啦,改天再跟你没完。我先松开了手,意味着我放弃了这场胜利还没到手的战斗。

盲子阿三松开手后恶狠狠地警告我,以后不要瞧不起盲子。

不仅我,还有很多人,见识了一个可怕的盲子。他的可怕都隐藏在他的深不可测的眼睛里,谁也看不见。

我狼狈不堪的样子却被阙敢看在眼里。他很失望。从右肋抽出一把崭新的斧头,送给我。

我说过,要吃肉不仅靠力气。阙敢说。他的左边裤头上还系着另一把崭新的斧头。

从此,人们便称我们为“斧头帮”。我跟随阙敢身后,横行村里。

有了斧头就像狮子插上了翅膀。但斧头不是用来砍人的,而是用来吓唬人的。我们整天把斧头插在腰间,穿一件没有衣袖的布卦,露出像柱子一样滚圆的臂膀。人多的时候,我们常常抽出斧头,往锋利的刀刃上吹吹风,或放在石头上磨。斧头是越磨越锋利的。为了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斧头不是豆腐做的,我们还得一斧头砍掉一棵芭蕉树,或将阙七杂货铺的柜台的腿砍掉,柜台失去了一条腿,货物哗啦啦地从柜台上倒下来,撒得满地都是。阙七堆着笑脸夸奖我们的斧头和力气。他们越来越害怕我们。明明知道是我们偷了他们的东西,他们也不敢哼声。村长是唯一敢仗义执言的人,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我们潜入他家把他怀孕的母牛砍死以后,他再也没说过我们一句不是,甚至群众怂恿他报警,他也支支唔唔,忍气吞声,还落得是我们保护伞的恶名。从此以后,米庄再也没有人敢当着我们的面对我们评头品足,再也没有人把我们当作傻子。看到我们,人们要么远远地绕道而行,要么对我们毕恭毕敬。哪家新卖了猪牛,数票子的时候刚好让我们看到,那也得给我们意思意思。谁家的池塘的鱼肥了,他们得心甘情愿地先捞几条给我们下酒。这是规矩。规矩是由我们定的,像村规民约一样,他们得按我们定下的规矩办事。米庄终于有了我们的位置。我们比那些聪明人不知厉害多少倍。

我们不满足于欺压乡里,从这些人身上榨不出什么油水。有一天,我们把两个到米庄来收购农产品的高州贩子挡在了路中间。

他们紧急刹停了手扶拖拉机。我向他们晃了晃手中的斧头。我告诉他们,从此以后,你们得向我们交保护费。

两个高州贩子面面相觑。

“我们从来没有交过保护费,即使在高州城里也没有谁敢向我们要保护费。”说话的叫李强。我和阙敢帮他打过工,扛过化肥,装载过芭蕉,累死累活一天才得五块钱。

阙敢气势汹汹的,作出要砍人的样子。斧头帮成立以来,我似乎寸功未立,于是自告奋勇说,让我来。阙敢闪开一条路。我挥起斧头往李强的座位砍去,李强本能地闪开,斧头落在他的座垫上,绽开了一团雪白的海绵。正是这一团海绵吓倒了不识抬举的高州贩子。

共 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米庄里的两个少年,不约而同的走上了黑帮这条不归路 。用第一人称来表达,更能贴合人物的内心,内心变化一路走来,在米庄这个小小村落,显得更为鲜明。从起初阙敢与王屠户打赌,主人公在一边观望,到加入阙敢,跟着阙敢干,两个智力最不被人看好的少年,成为村子里被敬畏的对象。从空着双手挥着带有耗子的臂膀到一人一把锋利闪亮的斧头,黑帮少年们,在村里也不仅仅满足于每天五斤猪肉了,变的无恶不为,无恶不作,村里人敢怒不敢言,连村长都在他们的斧子底下低下了头,甚至连外村的商贩都要交给他们保护费。米庄里,乌烟瘴气,斧头帮声势浩大。终于,强大的斧头帮从内部开始产生裂缝,米庄的空地上,斧头帮的头头两两对峙着,斧头在阳光下闪耀着阴沉的杀气,三秒钟后,黑帮少年的友谊被粉碎在一地血污中,连带在一起的,还有两条断臂。故事很戏剧化,曾经无恶不为的黑帮少年,从那一次对战以后,变的和善起来,当年决斗的地方,也被两人巧妙的避开,米庄成了太平盛世。这篇小说前后对比强烈,当中营造的紧张气氛为本文加分不少,推荐加精共赏,感谢来稿,流年期待更多精彩呈现。遥握,问春安【:墨璃】【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1 1 】

1楼文友:201 -0 -12 15: 8:4 流年,是红笺小字中永不褪色的诗篇,一行又一行,长句复短句。

流年,有着风吹不散的醉意;更有着花香不过的情心。流年,有四季风景中最瑰丽的笔墨

感谢您赐稿流年,期待你的精彩呈现。

2楼文友:201 -0 -1 09: : 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冬季皮肤病的种类

骨关节炎响什么原因

儿童湿疹易得哮喘

尿不尽治疗方法
灯盏花制剂怎么样
治疗厌食症的方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