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次元

追求广度与深度兼容的石一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19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文艺评论的广度与深度似乎是一个矛盾体,尤其是对评论家个人而言,追求了广度往往就失之深度,反之亦然。因此评论家的分工愈来愈细,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戏剧、影视等等各有所专,偶有跨界,既不会太普遍,也不会走得太远。然而石一宁不同,他是评论队伍的全能选手,他把评论的疆域与视界延展了再延展,把评论的对象审视了再审视,剖析了再剖析,追求广度与深度的兼容。这就是石一宁评论集《走向文学新天地》(文化艺朮岀版社2011年12月出版)给我的强烈而深刻的印象。

石一宁的评论对疆域的拓展及对象的多样化,翻看目录便会有大概的了解:"文坛放眼"有对全国性文学群体、文学现象的追踪扫描 如《浅议文学作品中的中国形象》、《为中国文学的多样性作出贡献》、《打工文学:时代的心声》等,有对地域文学的关注,如《走向文学新天地 简论"新桂军"》、《海南小说:与当代文学同步》等,有对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的瞩目 如《满族文学大有可为》、《当代文坛的三股清新气息 读〈民族文学〉蒙古、藏、维吾尔族青年作家专号》等;评论小说的有"小说密林徜徉";评论散文的有"散文原野漫步";评论诗歌的有"诗海航行";评论报告文学的有"纪实文学潮管窥";审视评论的有"理论思维的思维";参与文坛争鸣的有"争鸣篇";研究台湾文学的有"台湾文学探幽";至于"艺苑品论"则更为驳杂 电影、电视剧,话剧、戏曲、地方戏,油画、版画、山水画、人物画,小品集等不一而足。

就文艺创作某一时期、地域、阶段和某些现象、作品、群体进行宏观的、综合的研究评介,予以动态的追踪扫描,不仅是评论的题中应有之义,而且于作者于读者于文坛都非常有意义。可惜,进入新世纪以来此种呈现文学艺术发展态势样貎的评论日益稀少了。究其原因:其一是出力不讨好 阅读几十万、上百万字的作品写二三千字的文章,花不来;其二是没有水平的写不了,有水平的不愿写 愈是此类文章愈需要理论的概括与穿透,评人论事谈文,需要言简意赅,一语中的,容不得啰嗦,更容不得废话。

比如那篇以篇名为书名的《走向文学新天地 简论"新桂军"》,就将广西文学队伍中的新生代的创作风格、特点一一进行了精确的点评。点评这些青年作家,多者一二百字,少者寥寥数语,但对他们的作品,少则数篇,多则数本书,必须认真阅读,反复比较,深入研究,高度概括,才能抓住特点,做到精准。

再比如《当代文坛的三股淸新气息 读〈民族文学〉蒙古、藏、维吾尔族青年作家专号》,开宗明义对这三个专号青年作家创作共性的概括,就体现了深厚的理论功力:"如果说这三个专号所呈现的三个民族青年作家的创作有何共性,那么这就是作家们对时代生活的真实感受、对人生的思索、对人性的拷问、对纯真爱情的向往、对物欲横流的批判等等。"之后,分別深入其内部 对作品进行分析品评,其中又细分出中短篇小说、散文、诗歌。进入石一宁笔下的蒙古、藏、维吾尔族青年作家诗人有木琮尔、陈萨日娜、尼玛潘多、赵有年、凯赛尔?柯尤木、阿娜尔古丽等 0余人。这 0余位进入石一宁评论视野的作家、诗人及其作品,仅仅是这三个专号的有代表性的部分,作者的阅读量则不止这些作品。且作者并没有将这些作家作品简单地罗列,而是尽可能深入地分析,指岀其优长与不足。作者在点评蒙古族80后作家木琮尔的小说《雏凤清声》时,将其与60后女作家刘西鸿的影响甚大的小说《你不可改变我》进行对比,指岀"80后们也在反抗,但他们反抗的内容与当年的60后们可能恰恰相反,因为主流与边缘已因时代的变迁而倒转;但两者也有一致的地方,即他们都反抗上一代人为他们所作的人生安排,他们向往独立和自由,他们不仅想见识彩虹,也想经历风雨。"同样地在点评阿伊努尔?多里坤的小说《伊尔法的日记》时,既指岀"这篇作品借鉴了意大利19世纪作家亚米契斯的世界名著《爱的教育》",也指出"作品的内容具有当代中国维吾尔族现实生活的特色。我觉得这篇作品,不仅学生会受教育,学校的教师也会得到教益和启发。"

但此种宏观的综合的扫描式的述评,其自身就具有先天性的局限 作家、作品、门类、人物太多,时空跨度太大,在有限的篇幅里评论家往往只能以点带面,概括归类,蜻蜓点水,点到即止。因此,石一宁评论中的深度和理论穿透力更多地体现在对有代表性的作家、作品的关注中,比如对贾平凹《秦腔》及对数位台湾作家的研究和评论。

《主体性的弱化 从〈秦腔〉透视一种新世纪的文学现象》,开门见山指出:"本文主要关注的是这样一个源自90年代但新世纪以来尤为明显的趋势 作家主体性的弱化。"

"主体性的弱化"表征为何? "作者在读者面前呈现的,是一种思想懒惰、萎靡无力、与世浮沉、随波逐流的形象。所谓主体性的弱化,即是对这一文学现象的概括。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现象尤其存在于一些当代著名作家的长篇小说新作中。之所以选择《秦腔》,不仅因为作者在当代文坛的影响力,也因为《秦腔》彰明较著地表现岀前文所指岀的征象。"何以至此?目迷于"现在"的树木,必定茫然于未来的森林 "《秦腔》就是一座主体被叙述所控制因而被困在其中找不到出口的叙事迷宫。在时代的演变面前,作者仅止于观看,或仅止于同情,仅止于悲凉。不愤怒也不欢喜。作者的眼里和心中,只有现实,没有理想。"其重要的原因,就是后现代主义的创作理念。福柯曾认为,主体既可能由于统治或依赖关系而受制于他人,也可能由于良心或自我知识而受到自身认同的束缚。他主张解构主体,认为主体的创造性角色必须被剥夺。据此,石一宁指出此种理念造成了某些作家创作的主体性的弱化 "全球化的进程使得仍然部分地处于前现代结构的中国被卷进了西方后现代性的旋涡。没有继承一种成熟的现代性的后现代文化与文学正在中国成长,福柯早期所力倡的解构主体或曰消极的主体性正日益成为中国文学的时尚,从而使一部分作家的创作呈现出后现代主义的持征。"关于《秦腔》,石一宁既予诊断出了"病灶"也深挖出了"病根",这是迄今为止我读到的最为深入、最为中肯、也是最为切中腠理的评论文字。

《〈亚细亚的孤儿〉的叙事艺朮》是一篇驳论文章,针对的是有的论者对台湾作家吴浊流的长篇小说《亚细亚的孤儿》在主题思想上肯定而又在艺术上加以否定,指出"正是现实主义风格,使这部小说获得史诗意义和髙度的艺朮成就"。拨乱反正重新正名的意味甚浓。文章首先对吴浊流的现实主义手法予以肯定:"它以写实的笔法,忠实地描绘了台湾长达半个世纪的殖民地历史的社会面相,把日本统治下的台湾,所有沉淀在清水下层的泥污渣滓,一一揭露出来"。指出作品对于中国文学传统的继承,并不仅仅局限于小说作者自称的"抽象描写"与"印象描写","而是体现在完整的结构、生动的故亊、带悬念的情节、自然时间顺序的叙述以及明快的风格等这些典型的中国人的审美趣味。"为了证明《亚细亚的孤儿》的叙述艺朮并不落后,石一宁将现实主义的"结局性的情节"与现代主义的"展示性的情节"比较分析,指出"结局性情节并不一定是落后陈旧,展示性情节也不一定就是最好的情节"。接着则论述了《亚细亚的孤儿》的叙事是将结局性情节与展示性情节两者结合一起,使两种结构故事方法的优长得到了发挥。作者还指出,《亚细亚的孤儿》心理描写的比重之大,是传统的现实主义小说所罕见的;并进一步强调了心理描写在作品中的意义,比较了与现代派文学的异同:"这些心理描写对深化主题、揭示人物性格起着重要的作用。但与现代派文学有所不同的是,现代派小说的心理描写,一般是为了展示人物,而不是为了结构故事。而《亚西亚的孤儿》的心理描写,不少却是同时具有连结情节、作为故事的一链并推动故事发展的功能。"

《〈亚细亚的孤儿〉的叙事艺朮》,分析论证的不仅仅是"叙事艺朮",还令我们信服地看到作品"人物塑造也兼具传统小说与现代小说之长"。实际上是对《亚细亚的孤儿》进行的全面的评价及重新认识,以确立自己的论断:"台湾作家吴浊流的长篇小说《亚细亚的孤儿》,是包括台湾文学在内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一部作品。"

此外,还有《杨逵的文学品格》、《对历史与现实的新反思 读陈映真中篇小说〈忠孝公园〉》、《重建台湾的历史叙事 读蓝博洲报告文学》等许许多多篇章,都能将作家、作品、文学现象置于社会的、时代的、世界的思潮中予以历史的、美学的审视、品评和定位,深刻独到,令人耳目一新。

宏观与微观并顾的视角,广度与深度融合的论述,为石一宁的评论打上了深深的戳记。

夜尿增多怎么治

小便口刺痛怎么治疗方法

小便结束有刺痛感啥原因

宝宝消化不良又吐又拉
佝偻病是先天的吗
小孩中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