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次元

木马爱情和春天有个约会小说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8.19

这是一座破旧不堪的宅院,在左邻右舍红砖青瓦八寸墙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寒酸。四周的院墙全部是用土垛而成。历经风雨的洗刷,墙面被冲成深一道浅一道的沟子,隅尔还会掉下一块土来摔得粉碎。两间门朝西开的厨房,后墙也就是东面的围墙,明显地朝外走去。幸有几个棍棒高低不齐交替地顶着,才不至于倒下。上面的稻草被几个好上房的鸡扒成乱七八糟的窝窝。四个角有三个被雨水淋塌掉,上面用雨布盖着,遇到刮风下雨就不甘寂寞地啪啪乱响,给人的心里又多增了几分莫名的烦躁。门面同样朝西开,有两间:一间走人,一间拴牲口。门前是一条直南直北的大道,门面同样是那样的不争气,东倒西歪的被棍棒顶着。三间正房已经变成—堆废墟。仅有的一个土东山还没被及时放倒,直立那儿显出它悠远的历史。给人一种单调冷清还有那么—丝苍凉的感觉。还好的是:废墟的后面堆列着一堆堆新砖,看来是准备建房的。可是天公不作美,偏偏在这几天下起了沥沥细雨,已经下三天了,可还是没有停的意思。 这个院子里的主人陈老汉已经起床。老人家心烦,起得特别早,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看细雨菲菲只能口打唉声。院子里堆放着-一些不用的农具和—些盖房必用的东西,给人一种杂乱的感觉。几只鸡不知所措地站在牲口房里。老人家拿起铁锨,去清水井旁边的稀泥。厨房里冒出缕缕炊烟,老伴也已经在做饭了。天阴的缘故,整个厨房迷漫着烟雾,使人睁不开眼。 唉!这天也作贱人,早不下晚不下偏赶这时下。 老汉摇头叹气着, 饭做好没有? 做好了,喊青云吃饭,这孩子还不起来。 老伴一边用衣襟擦眼泪,-一边对老汉喊。过道里放着一张床,青云一边从被窝里坐起来穿衣服,一边说话: 娘,这天老是下雨,又没有停的意思,房子恐怕无法动工,还是让我去武汉吧! 赶快起来吧,吃罢饭和你爹再说。

一家三口坐在灶火门后边吃边说。 去武汉你一个人能行吗?那地方那么大,你又没有确切地址,人海茫茫上哪儿去找呢? 大,我想不要紧,我有个大概地址,可以打听吗,一天找不到,二天一总之我找不着不回来。 娘不放心,唉!天作孽!那么好的一个女娃被她爹逼到了那个地步真让娘担心。 老人边说边擦眼泪。 好吧!看孩子这段时间瘦的,让他去吧不然要病的。家里你不用操心,有你哥呢! 老人无奈地说。

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老人膝下有七个子女,在那种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的年月,拉扯七个孩子,其艰难是无法想象的。七个子女已经完成了六x,这个末疴瘩未完成成了她的心病,六十多岁的老人希望早些抱上孙子。老人脸上的皱纹沟沟溜溜,一双出力过度象枯树皮的手拉着青云: 孩子,路上小心些,找着了早点回来,别让娘挂念。 青云使劲点了点头,泪水却怎么也控制不着。

转眼间已经进入了腊月,隐约已经听到了年的脚步声。平原是多风的,风总是带着尖锐的哨声,来夸大它的威力。树是光秃秃的,地上的黄叶被风卷起漫天飞舞,作无目的的游荡。尘土飞扬是必然的,天空地就随之阴暗下来,一天二天雨也就迈着悠然的脚步跟着下来了。

阴雨连绵,完全没有停的意思。灰蒙蒙的天空,雨不停地下着。有时还来那么一大阵,雨点子敲击着盖在房角子上的雨布,发出 啪啪 的声响,也仿佛敲击在人的心上,心里乱毛毛的。房子也扒了,却无法清理,这也没什么可是心爱的人和他一块从西北回来,却被她父亲打骂一顿,逐出家门,一气之下去了武汉。这个信也是晓红刚对他说的。他一下子惊呆了,让她-一个女孩子孤身上武汉。怎么也不放心,整天失魂落魄的头发也一下子乱蓬蓬的,胡子也长了老长。几天下来,人瘦了一圈。

昨天一夜没睡,听着外面的风雨声,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觉,眼前总是晃动着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村前的小路,油绿的麦苗,圆圆的月亮,满天的繁星,哗哗的小河流水声,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可是现在一切都不存在。武汉!孤身一人,负气而走,那该是多么的孤单无助和痛苦。想到自己离开她这的时间,心里总感到一种空荡荡的失落感。何况她身处异乡,无亲无靠……唉!她一定更加痛苦,特别是这种时候,她非常需要我在她的身边,给她安慰。她一定非常想我,渴望见到我。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去找她。

吃过早饭,收拾好行装告含泪的双亲。青云来到了公路上等车。路上碰见同村的天潮, 上哪儿去? 去-一个同学家 房子不也没盖 天老是下雨,无法动工,好啦不聊了天潮哥我走了,.再见。 青云说完朝公路上跑去,一辆客车正从远方开过来。身后飘来了 唉!这家伙,房子不盖窜同学倒蛮有闲的 唉!你们哪知道我的苦衷。

坐在车上,树飞快地向后倒去。原野里一片绿油油的,麦子正在盘根。偶尔一块地里有几个坟包和一些为生产方便而盖的小房子孤零零立在那里,给人一种无限凄凉的感觉。村庄上的树叶已落尽满目萧条,

家家户户都无挡无遮地暴露在细雨菲菲之中。而青云的思绪也在菲菲细雨中飞扬着。记忆的闸门被打开了,流淌出痛苦的、欢乐的辛酸的甜蜜的浪花在脑海中翻腾…

打工归来

时间追忆到一九九三年,冬天十一月份。麦苗同样是那样绿,树同样是光秃秃的,所不同的是三间正房还在与岁月作最后的抗衡.我们的主人公---青云。他离开了自己的学校_乡重点中学,告别了亲爱的同学,敬爱的老师,背叛了自己的梦想,带着壮志未踌的遗憾离开了校园。同时还带着心中尘封的单相思。

离开了学校,回到了生他养他而他又不可离的家。今年夏天母亲的腰折断以后,他就下了决心,减轻家庭负担不再上学。父母也真的没能力再供应自己了。再说自己也有把这个担子挑起来。父母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供应几个哥哥上罢初初中又自费上卫校,已经不容易了,就象甘蔗,甜水已被儿女们榨尽了。剩下的风烛残年,自己有让他们过得好一些。自己要提出不上学,母亲会伤心的,会自责拖累了儿子。所以推迟到现在,借口与人打架被学校除名,母亲抱怨自不争气。只是暗自 垂泪 。母亲的腰基本上恢复了正常,天阴下雨仍免了一番疼痛。她从不说,照样下地干活,直不起腰就跪着干,只是夜间痛苦的呻吟,让青云心中十分难受。可是又无能为力。只能偷偷地哭泣。白天尽力干活以减轻母亲的负担。

冬天的早晨,太阳从地平线上跃出后,红红的,又圆又大。不一会儿就格外的清亮,却没有一丝暖意,冷冷的。给人的感觉冬天的太阳是不是离我们远些?大好睛天必须要有霜下的,不然绝对不是好睛天。要么雾气沉沉,象生气的老太婆。霜在房顶铺成薄薄的一层,阳光一照反射出扎眼的光芒,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树上没有一片叶子,光秃秃的。偶尔飞过一只小鸟栖在树干上,仿佛长了个疤。只有它傻愣愣地直刺天空,抗议着生命的轮回,使它失去了常绿人间,而饱受寒风的凌冽。冬天是勤劳农民的休整时间,就象工人、学生放假一样i。这个时候他们是被放了假的,夜晚搂着自己的婆娘,偶尔也发泄一下过剩的精力,享受着人间的天伦之乐。白天,无所事事把精力发泄在打麻将玩扑克上。在谁家里往往一屋子拥挤不动,看牌的玩牌的大人叫小孩闹烟味弥漫整个房间。这些地方吸引着许许多多无事可干的年轻人,青云却从不去那种地方。吃过饭日头已经有一竿子高了。由于没有上学的孩子,他们吃饭比较晚些。闲得无事可做,百无聊赖之时他总是拿出一本小说,走出村子沿着从村子中央流出来的溪水一直向东走去,一直走到他们村地的尽头,这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九里溪从村子西一直贯穿到村子东,把一个陈庄硬一分为二。溪南的地属于刘庄,溪北属于陈庄。这条溪从西向东弯弯曲曲不知穿过多少村庄。溪里一年四季流水不断,里面杂草丛生,难免滋生出一些鱼类。一到夏天农忙过后,人们总是从里面捉到不少的鱼。那时溪岸上从西到东站满了捕鱼的人。大人小孩姑娘媳妇叫着喊着别有一番热闹景象。书是看不进去的,边走过看地里麦苗,青青绿绿的连成一片就象一张巨大的绿色毛毯。放眼望去无遮无挡一片开阔。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地里一座座坟光秃秃的,又让人感到一丝苍凉。振奋又随之暗淡下去。只有绿油油的麦苗给人-一种活力的感觉,路边的野草也枯萎成光杆。潺潺的流水声勾起了他对童年培土龙的回忆。

村子里有威望的人出头集资,请-一位先生既懂阴阳又是培龙高手。带领十二个十二岁以下的童男和十二个青壮劳力在这条溪里培龙。那时很庄严,很神圣也很神秘。十二个童男光着腚,十二个青壮劳力,只穿着短裤在先生的带领下水搅着泥泥搅着水在烈日炎炎下挥汗如雨。土龙培成后三天之内不准女人接近,中午十二点铜器拼命的敲,黄裱纸成堆成堆地烧,人们拼命地磕头,祈求龙王早点下雨。雨还是一丁点不下,据说土龙修好时有一条蛇被人偷走了,就不灵了,以前是很灵的。

要么和几个儿时的伙伴,围着村子从东转到西,再从西转到东。听鸡飞狗叫猪哼哼,要么在场里翻石碾子,时间久了也无聊得很。日子就在这日出日落中悄然溜走。

转眼间己已经进入了腊月,隐约已经听到了年的脚步声。院子里艳阳-一片,青云懒洋洋地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母亲在洗衣服,一只公鸡在墙角咕咕叫着,向身边的几只母鸡骚情,鸡是没有道德观念的,青云心里想。

有人在家吗?

谁呀?

她嫂子呀!咋舍得上俺家,快去给你嫂子搬把椅子 青云连忙站起来, 嫂子,坐。 唉!大兄弟嫂子就是为你来的,有人为你说对象没有?没有的话,嫂子想给你介绍一个。 母亲-一边把湿手在衣襟上搓着,一边说: 俺这穷家薄业的,谁会看上俺青云 。 有,只要我这大兄弟不嫌这那,姑娘会踢烂门槛的。 看他嫂子说的 嫂子,别取笑我了,咱凭啥!看我们的房子不把她们吓跑才怪呢! 房子早一天晚一天都是要盖的1,有人还怕没有房子,我有个娘家侄女,论长相,满对得起大兄弟的,论学问也跟大兄弟差不离。大兄弟要是不嫌弃,哪一天让你看看。 他嫂子让你费心了 大娘看你说的,大兄弟的事,也是我的事。事情就这么定了1,到时姑娘家来了,我打发人来叫你,先看看合适了再说。我走了。 她嫂子不再坐会。 母亲连忙起身去送。 不了,我还有事。 人已走远。

母亲显得特别高兴,再说儿子也已经不小了,这在农村也算大龄了。以农村现在的习俗他这个年龄其码屁股后面该有个跟屁虫了。

青云哪!你嫂子为咱做媒,你可不能太要强了,有个差不多庄稼道人就行。娘一大把年纪,心也操碎了,你的事完成娘也就省心了。再说娘也该抱孙子了。 娘你不要在叨唠了,八字还没一撇,你可就想孙了。 唉!娘不是着急吗!

日子在不急不躁中迈着方步,向我们走来,这不,十一月二十六不翻黄历也知道是个好日子,天也是个绝好的睛天。太阳发出了以往的热情,没有一丝风。这在平原的冬天也是个例外。天气好,人的心情也自然就开朗了。青云吃过早饭,稍稍修饰,人也就亮丽了许多。

转眼快进入腊月,闲散了一冬的农民,为了过年也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他准备去赶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领略集市的拥挤繁华。一路上人流如流动的欢快小溪,在那不宽的柏油马路上汇成了人的溪流。担担的挎篮的结伙成群的少男少女,嘻嘻哈哈声此起彼浮。人流在那狭长的公路上流淌…

街上的人流拥挤着,蠕动着。道路两旁排列着各种年货小吃,小笼包子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直钻鼻孔。小商贩各种吆喝声不绝于耳。商店里购置年货的人乱哄哄的.满头大汗的售货员成了收钱拿货的机器人。理发店里传出震人心魄的音乐,小伙姑娘挤满一屋子,等待着装扮美丽。青云的心中充盈着一种激动,一种一吐为快的激动,这种激动只有在学校里曾经有过。他奋力压抑着,不然一定会爆发出来,成为-一种呐喊!为生命呐喊,为生活而呐喊。如果在野外他就喊出声了。生命真好!可是在这-一定被认为神经病。

共 60852 字 1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加大,经济建设的高速发展,为国民提供了广大的就业空间,这种大环境下的变迁,把农村和城市的距离拉近了,虽然在具体的过程里,有些不和谐的气氛,但是,从大的方面来看待,国家领导人的决策是正确的和及时的。本文作者铺设的故事结构里,那种反应农村人融入城市的生活的艰辛和讴歌爱情的美好故事,在作者复杂的构思里,让我们读者回返了一种大时代下的风云际会。经济在腾飞、时代前进、国家在变革、历史在更新!欣赏问好!倾情推荐!【木马社团:山形依旧】【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8:09: 0 爱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爱情是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情感。喜欢这篇作品,看到了作者对于爱情独特的见解,充满哲思的文字总是能让人产生别样的想法的。我觉得这真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真的很精彩,祝您创作快乐。

八子补肾胶囊多少钱一疗程

男人补肾气吃什么好

养精补肾壮阳的食物

小儿便秘饮食注意什么
威门热淋清颗粒功效
首荟胶囊可以长期服用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